漏電男友

来都来了,亲一个再走吧?

【双玄】《隔清秋,离万世》

    

  
4
  
 
   
贺玄没带师青玄回黑水岛,不合适。

在城中阔绰的买下了一栋宅子,虽然还是找花城借的钱。但花城已经不会像以前一样天天拿钱跟他说事儿了,太子在他身边,他很忙。

   
宅子在梅树间,一条铺以信白石的花径蜿蜒通向楼前,小楼是以白石砌造的,从二楼阳台上垂下翠绿攀藤爬伏,底层的曲廊围栏伴著海棠碧桃,冰花格子窗的窗槛上漆著浅浅的蓝,糊窗的棉纸则如雪花般白,远远望去,真有如仙境般优雅。

也是想着师青玄这一年过得太苦了吧,想补偿一下他,所以尽全力给他最好的。但贺玄也没想多,他只觉得这就是对师青玄的亏欠,作为朋友而已。

贺玄自己其实是有些犹豫的,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以贺玄的身份照顾师青玄,这太荒谬了。

他当着师青玄的面杀了他的哥哥,他说了让师青玄误会的话师青玄才会去寻死。

师青玄现在的处境好像都是他直接造成的。但是能怎么办,他不放心找人来照顾师青玄,他也想过要不要化个形,但是他实在是不想在师青玄面前用别人的脸。

贺玄一直见不得师青玄对别人笑。
从八百年前开始就是,他一看见师青玄越是对别人笑的开怀,他心里就越是冒火,也不知是怎的。

师青玄睡得不安稳,他的眼皮一直在跳。

下意识地,师青玄想喊救命,嘴唇一张开河水就蜂拥而上,七窍被还未深压的水冲击,情急之中咽下的河水和猛地刺痛瞳孔的痛感让耳膜那里传来的撞击感更加厚重,一下一下地仿佛要穿透七窍的疼。

然而疼痛感是一阵一阵,心脏中刀刃的迫压感却慢慢深入大脑,肺叶无可奈何地吸收着液体,心脏像被液体浸泡似的被攥紧,向大脑皮层紧张地一遍遍发送求救信号。神经不由自主地绷紧一颗弦,唆使着四肢乱无目的颤动,时间的流逝感一点一点被拉长,知觉被疯狂的液体吞噬,逐渐像光一样消失。

恍然间听见一个声音问他到:

“为了开始所以才死吗?”

 

最后一眼他看见一双手,像明兄又像哥哥。

 
猛的惊醒,汗浸湿了后背的衣物。环视周围的环境不像平时住的地方,但…

“我平时住哪来着?”
  

师青玄愣住了,脑袋嗡嗡作响。他努力回忆自己到这里的经过但却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面对一个陌生的环境师青玄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警觉,虽说这里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土匪窝子,但太安静了,好像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静的让人害怕。

“吱——”雕花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他衣着玄色,发如墨,面上冷冷清清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外边进来的人也正看着自己,他不知道是不是该自己打破僵局。
师青玄并不害怕,不知怎的感觉虽然没见过这位公子但是却感觉得到他对自己没有不怀好意。

“这位公子…”

“嗯?你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

“不是,我见过你吗?”
   

看着师青玄无辜的眼神和茫然的表情,
愣了一会,贺玄了然,师青玄应当是失忆症吧。
但他心底莫名生出一阵窃喜,师青玄的失忆是不是说明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了?随即贺玄走到床前,顾不得师青玄还未恢复好的身体,他握住师青玄的双肩用几乎颤抖的语气问到:
  

  
“还记得什么?”

“我叫师青玄。”

“…然后呢?”

“没了。”

师青玄答的笃定也答的淡然,一点失忆之人的恐惧都没有。但贺玄来不及注意这些不同寻常,来不及注意到逐渐发烫的眼眶,也没有发现泪水模糊了视线,直到师青玄用手拂过他的面庞擦拭那些泪水,他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在哭。

师青玄看着眼前这人自进屋以后虽并未给他什么好脸色,但是他现在流的这泪绝对是因为自己吧。
师青玄很怕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失忆忘记了很重要的人,而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好像他就是那个人,被忘记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师青玄只得用着哄孩子的语气对泪眼迷蒙的这人说些安慰的话语,无非就是没关系啦,我会早日康复的…
  

师青玄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没料到床沿这人突然将他紧紧抱住,他的脸搁在自己肩上,弯着的背让他活像是只不那么胖的黑熊。师青玄觉得这人挺可爱的,用手回抱住他,轻轻拍着他的背,倒真像是在哄孩子。

 
 
师青玄自顾自的笑笑,觉得这怀抱感觉很熟悉,虽然他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但他真的觉得很幸福。


——【喜欢的baby点个小心心和小拇指再走好吗,欢迎关注作者调戏作者。阅读愉快。】

评论(11)

热度(88)